俄专家称野田内政外交将趋保守领土争议难突

2019年02月28日 来源:

俄专家称野田内政外交将趋保守 领土争议难突破

中新9月5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关系大学教授迪米特里?斯特雷利索夫(Dmitri V. STRELTSOV)在接受共同社专访时指出,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内政和外交方面均将持保守立场。同时,他还表示,日俄两国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问题上无望取得进展,但明年日本在发展对俄关系上可能将有所动作。:如何看待日本新首相?迪米特里:“我的看法较为积极。野田没有从属于自民党的经历,也不是二世政治家,这与让选民失望的那批政治家完全不同。而且,他还是首位出身于松下政经塾的首相,可以依靠政经塾出身者的团体,他的政治基础已较为完善。”“然而,他担任大臣的经验较少,除担任财务相的时期以外,很少接触国际政治,可能会全面委托官僚处理。除了参议院被在野党掌控的国会形势,民主党内部情况也非常复杂,野田能够发挥领导力的余地很受限制。他起用党内大佬前原诚司担任政调会长的原因可能是打算推行协调型的政治吧。”:新内阁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迪米特里:“政治主导未能顺利展开。寻找政治家和官僚之间的新平衡是新内阁面临的挑战。”:将会如何开展外交?迪米特里:“明年美、俄都将举行选举,面临领导人换届,并不是开展新外交的良好时机。鸠山政府重视亚洲的外交政策行不通。野田政府可能将以日美同盟为中心推行保守和消极的外交政策吧。”:对俄关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迪米特里:“我听说野田对领土问题持有强硬立场。领土问题将不会有变化。近两国关系陷入僵局,原因在于领导人之间个人关系淡薄,未能接收到对方的信号。野田上任也改变不了这一局面。”“明年3月俄罗斯总统大选结束至日本众院选举之间有一段时间,野田能否采取什么措施呢?既然身为民族主义者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能够成功开展对俄外交,同样身为民族主义者的野田也不乏机会。”※迪米特里?斯特雷利索夫:生于1963年,1986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历史学博士。2007年起至今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大学担任教授。(本文来源:中国):NN066

上一篇:台风“塔拉斯”已致日本27人死亡

下一篇:印度总理要求所有部长公示个人财产明细

发热高烧不退怎么看
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有区别
高烧不退手脚发热
相关文章
  • 高通总裁阿蒙3年后全球智能手机普及率将达
    高通总裁阿蒙3年后全球智能手机普及率将达

    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 1月25日上午消息,美国高通公司在京召开“Quacomm中国技术与合作峰会”,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称,到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58%,而5G也将为中国带来重要发展机遇。 “全世界任何角落,未来都可以通过5G技术进行连接”,阿...

  • 我市举行十大孝星十大寿星颁奖典礼暨日照百岁寿星赠书仪式
    我市举行十大孝星十大寿星颁奖典礼暨日照百岁寿星赠书仪式

    我市举行十大孝星、十大寿星颁奖典礼暨《日照百岁寿星》赠书仪式来源:日照 发布时间: 08:14:07?,我市举行十大孝星、十大寿星颁奖典礼暨《日照百岁寿星》赠书仪式,副市长徐清,市政协副主席董全宏出席。??? 徐清指出,加快发展老龄事业、让老年人拥有祥和的...

  • 价量齐增重拾升势三因素决定后市走向
    价量齐增重拾升势三因素决定后市走向

    分析人士表示,昨日沪指站上60日均线,预计后市仍将保持震荡向上的趋势流动性助市场反弹主持人:昨日沪深两市重拾升势,市场出现普涨格局,权重股推动指数上涨,创业板则进一步激发人气,沪指上涨0.92%,收报2135.41点,成交额1262.14亿元,较上周五略增1.48%。...

  • 延边州食药监局开展食品药品电子追溯系统培训
    延边州食药监局开展食品药品电子追溯系统培训

    延边州食药监局开展食品药品电子追溯系统培训据延边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为推进吉林省政府食品药品安全放心工程之一食品药品电子追溯系统建设在我州的全面实施,对我州八个县市工商、质监、食药监局20多名监管人员进行了集中培训。培训会上,邀请...

  • 告别柴炒茶换得绿满山金寨茶叶加工推广清洁能源六安新闻
    告别柴炒茶换得绿满山金寨茶叶加工推广清洁能源六安新闻

    六安讯 家家烟囱冒烟,户户门前堆柴。 这曾是金寨县炒茶时节大大小小茶厂伐用木柴的真实写照。近年来,金寨县茶产业发展较快,成为促进农民增收的重要渠道,但茶叶加工主要以木柴作为能源,造成乱砍滥伐现象,影响了水土保持和林业生态建设。为此,该县...

  • 武汉古田桥底150根管桩拆除需耗时三四个月
    武汉古田桥底150根管桩拆除需耗时三四个月

    图为:施工人员操作机械拔出管桩(解鸿震摄)古田桥(江汉六桥)早在2月16日就已通车,但昨日途经该桥时发现,预计到4月上旬才能全部拆完,也需要三四个月。“可见,拆桩一点都不比打桩容易。”现场施工人员这样说。施工进行中,看到不时有货船从江面驶过...